啃文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啃文书库 > 秦时小说家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王翦老矣

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王翦老矣

不想错过《啃文书库》更新?安装啃文书库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大秦王令!”
  
  “大战灭国,领军有成,特擢升王翦为大庶长,总辖东出大军,以为诸夏一统!”
  
  王城给事中!
  
  非数年前那个须发洁白之人,换上了一位年岁三十有余的青年人,此职位……非赢秦宗族之人不可担任。
  
  手持锦帛王书,近前高台,朗声一语,当即便是一言。
  
  “喏!”
  
  身披黑色重甲,束发而冠,数年来东出,披肝沥胆,虽精气神仍存,然须发已然有些灰白,颇有老态,闻此,亦是从案后豁然起身。
  
  行至殿中,拱手躬身一礼。
  
  灭赵之时,已然爵升驷车庶长!
  
  如今燕国只剩下一隅,且东出总管大局,自当有功,晋升大秦爵位第十八等——大庶长!
  
  亦是侯爵之下,最为尊贵的爵位,其上,唯有关内侯与彻侯两大爵位。
  
  “大秦王令!”
  
  “东出灭国,右将军杨端和有功兹然,擢升少上造之爵,以为诸夏继力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喏!”
  
  “……,左将军李信有功兹然,擢升中更之爵,以为诸夏继力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辛胜,擢升中更之爵,以为诸夏继力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九原大营主将蒙恬,擢升少上造之爵,驻守云中,抗击北胡不得怠慢!”
  
  “主将马兴,擢升左更之爵,以为诸夏继力!”
  
  “主将羌槐,擢升左更之爵!”
  
  “主将召平,擢升左更之爵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给事中之言,在此刻的章台宫内有条不紊的传荡着,每一语落下,便是一位主将从案后起身,行至殿中,以为一礼。
  
  灭国有功,自当大赏!
  
  灭魏之功,王贲的封赏早就下来,爵位臻至少上造,于目下擢升的蒙恬并列,然……已经超过李信、辛胜等人,那便是灭国之大功。
  
  接下来,还有齐国,还有楚国,果然再次立下大功,爵位再次提升亦是不难,只是……欲要跨层次擢升。
  
  怕是再有灭国主将总辖大功了。
  
  一位位东出蓝田大营的主将,一位位九原大营的主将,按照功劳,各自有赐封,至于偏将与千丈以下等。
  
  国府与国尉府自然也有文书落下,不会漏掉一个人!
  
  周清落坐于案后,亦是静静听着给事中的声音,看着眼前一位位主将接下赐封,那是他们应得的,也是大秦必须给他们的。
  
  不过……,爵位不轻易赐下的,起码……东出灭国有四,暂时还没有出现一个侯爵之位,倒是令周清有些诧异。
  
  与会的武将群体中,八层以上尽皆出列接受赐封,却是文臣群体,没有赏赐落下。
  
  ……
  
  给事中的声音足足在章台宫殿内持续了半个时辰,终于……随着章台宫殿内的光芒大盛,随着章台宫内彻底明亮起来。
  
  一应诸般,终于落下。
  
  “国府各大行署,统筹大局,东出灭国,亦是有大功,然……而今还剩下齐楚两国,寡人以为……待诸夏一统,群臣归位,再好不过。”
  
  “虽如此,为了东出灭国彻底有序,寡人决意,王绾即日起卸下廷尉一职,为国府假丞相,相佐相邦处理诸般要务。”
  
  秦王政在上首王座上静观群臣,对着给事中看了一眼,视线一转,落在文臣之列,武将大战功勋卓著,次次得封。
  
  文臣虽运筹帷幄有功,果然东出有成,一匡为之,则更为之好。
  
  “喏!”
  
  廷尉王绾身穿朝袍,入殿中深深一礼。
  
  “李斯,即日起,接任廷尉一职,另外,兼任中央学宫大祭酒之位。”
  
  对着王绾点点头,而后又是一语落下。
  
  “喏!”
  
  数十个呼吸之后,李斯从案后起身,行至殿中,躬身一礼。
  
  “冯去疾!”
  
  “总管河西两郡有功,即日起……,接任咸阳令!”
  
  秦王政又是一语。
  
  “喏!”
  
  从河西两郡归来的冯去疾起身,一礼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亮堂之音不绝,对于咸阳之内的九卿之臣给予调整,外放的外放,调回的调回,文臣爵位虽没有大的变动。
  
  可一应官职,变动许多。
  
  一番调整,已然又过去近两柱香的时间。
  
  “大田令郑国,待四郡之要务了解,当前往四国之地,纵观水利、沟渠、田亩……,以快速恢复四国之民力。”
  
  “尤其是将中原之地的鸿沟彻底修缮。”
  
  话锋又是一转,落在大田令郑国的身上。
  
  大田令!
  
  此职位在秦廷内颇为不显,不入九卿,甚至于郑国本人的爵位也不高。
  
  非为不显。
  
  均郑国不予接受,虽如此,但兼任要职甚多,否则如今之爵位与官职,当不逊色当初还在自己之下的李斯。
  
  “喏!”
  
  郑国起身一礼。,
  
  “今岁以来,寡人所忧心之事有四。”
  
  “一者燕赵辽东之事,如今燕王喜困守辽东,僻处一隅,不足为虑,有三万精锐之兵,加上蒙恬所部,早晚将辽东收入舆图。”
  
  “其二,便是东出灭国,对于四国之地民力之恢复,欲要恢复四国之民力,除却国府派出精干吏员给予助力。”
  
  “自然也少不了对于四国田亩沟渠的休整,近百年来,山东诸国孱弱,以魏国为属,百多年前,魏国惠王之时的繁闹何其盛。”
  
  “目下,却凋敝甚多,故而,寡人着意调遣郑国给予纵观诸般事。”
  
  “哈哈,诸位无需规矩,今日大朝会,本为庆贺之会,寡人摆下酒宴,可非是一观的,否则,冷了就不妥了。”
  
  再次一言,秦王政从王座上起身,冕服着身,虽鲜少举动,已然威势而生,俯览而下,昨日自己所吩咐尚食坊摆下的酒宴,鲜少而动。
  
  除却王弟与一些宗室高爵之人,其余文臣武将皆规矩无比,倒是令秦王政无奈,笑语而出,指着那些摆放着酒宴的佳肴。
  
  怕是许多东西都有些凉了。
  
  “哈哈,尚食坊近来的庖厨之道大进。”
  
  “诸位若不食之,有些可惜,本侯颇感有些吃饱了。”
  
  周清反正没有客气,从辰时,到现在临近巳时,自己手中持箸没有闲着,旁侧还有宫人服侍,有吃有喝的。
  
  而且从武将,到刚才文臣调遣,都是和自己无关,自己只需要一边吃着,一边听着便可了。
  
  身侧的赢腾老廷尉亦是如此,倒是旁侧的熊启正襟而坐,颇为得礼,除却饮酒之外,案上的美味没有怎么动。
  
  “哈哈哈,武真侯所言甚是,你等案上的美味不动,岂不是辜负尚食坊劳作之功?”
  
  老廷尉赢腾随即,也是朗朗一笑,举起手中酒樽,左右而观,不住而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