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啃文书库 > 来自未来的神探 > 第730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

第730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

不想错过《啃文书库》更新?安装啃文书库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韩彬开门见山,“我想查一下贵博物馆近期的监控。”
  
  这是最简单,也是最直接的办法。
  
  赖建华露出为难的神色,“韩队长,这恐怕不太方便吧,跟查监控比起来,我还是觉得我们博物馆自己核查比较好。”
  
  “贵博物馆自己核查需要多久?”
  
  “我们博物馆有不少藏品,而且都是比较珍贵的文物,核查的时间相对长一些,具体多久我也说不好。”
  
  “据举报人说,这个案子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,如果你们再核查一段时间,肯定会影响案件的调查,错过最佳的破案时机。”
  
  “但我们博物馆也是有规定的,不可能随意让外人看监控,而且韩队长好像还没出示过搜查证吧,最好还是能出具一些相关的调查手续。”
  
  “赖馆长,实话跟您说,我的确还没有申请相关的手续,因为申请手续需要一定的时间,如果真要是申请手续的话,我们可能会考虑封馆调查。”
  
  “这可不行呀,封馆的话影响太大了,不行不行,这是绝对不行的。”
  
  “赖馆长,那建议您还是让我查一下监控,这样对大家都方便。”
  
  赖建华叹了一口气,“行吧,你们跟我来吧。”
  
  赖建华带着韩彬和包星去了监控室。
  
  王庆升继续在博物馆里溜达,闲着也是闲着,索性又开直播跟老铁们介绍博物馆的文物。
  
  在去监控室的路上,韩彬询问了一下博物馆的安保情况,据赖建华说博物馆一共有十名保安,四名保安白班,四名保安夜班,每隔一个月会调换一次。
  
  有了殡仪馆的前车之鉴,韩彬对于这些保安并不信任,进了监控室之后,一股脑的将他们请了出去。
  
  而后韩彬和包星两人就开始了漫长的查监控工作。
  
  就像王庆升说的,韩彬查起案子根本没时间请他吃饭。
  
  临近中午,韩彬跟舅舅告罪了一声,改天再请客,先记着。
  
  而后他买了两桶泡面、两根火腿,返回了监控室。
  
  王庆升早就料到了,也不生气,在网上查了一下,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馆子,自己颠颠的跑去吃美食了。
  
  他打定主意,这两天就在博物馆混了,自己外甥盯上了博物馆,说明这里肯定会有大新闻,自己可不能错过了。
  
  否则,自己琴岛古玩直播一哥的风头还不得被别人抢了。
  
  中午,韩彬和包星吃的泡面,吃完之后继续查看监控。
  
  自从当上副中队长后,韩彬很少像现在这样亲力亲为了。
  
  博物馆对韩彬两人的态度算不上热情,别说茶水了,连白水都没人主动倒了。
  
  下午两点多,韩彬有些困了,正准备趴下眯一会的时候,一旁的包星开口说道。
  
  “韩队,我这边有发现。”
  
  韩彬抬起头,“怎么了?”
  
  包星指着屏幕,“您看这个摄像头被遮挡了,而且遮挡物看起来像是气球。”
  
  韩彬顿时来了精神,倒放视频重新看了一遍,果然像包星说的一样,一个蓝色的气球缓缓升起,恰好挡住了监控摄像头。
  
  韩彬继续往前倒,看到一个戴着头套的身影走了过来,这一幕看起来有些似曾相识,很相似是在殡仪馆里的监控视频。
  
  韩彬对着一旁的包星说,“查看同时间段其他摄像头的视频。”
  
  两人继续查看其他摄像头,陆续发现了摄像头被气球遮挡的情况,作案模式跟殡仪馆里十分相似。
  
  查看完所有的监控摄像后,韩彬划出了一条路线图,恰恰是从博物馆后面通往两汉展厅的,嫌疑人的目标很可能就是那具汉代女尸。
  
  一旁的包星露出喜色,“韩队,这案子八成没跑了。”
  
  韩彬想了想,随后给马景波打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,同时,请他带人过来增援。
  
  根据视频显示,摄像头被遮挡了一个小时的时间,而且被遮挡是摄像头不止一个,按理说保安不可能发现不了。
  
 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,要么保安极度不负责任,要么就是保安里面有内应。
  
  稳妥起见,最好是将所有的保安都控制起来。
  
  四十分钟后,马景波带人赶到了现场,第一时间控制了博物馆的四个白班保安。
  
  嫌疑人出现的那天是8月16日,韩彬查了一下值班记录,发现其中的一个白班保安,那天晚上刚好上夜班。
  
  换句话说,他很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之一。
  
  韩彬将他带到了一间办公室,直接对他展开了询问。
  
  “姓名、年龄、性别、籍贯……”
  
  “我叫闫军,今年23岁了,男性,我老家是曲城那边的……”
  
  韩彬打量了对方一番,小伙子很年轻,神色有些紧张,“8月16号晚上,你上什么班?”
  
  “我记不清了。”
  
  “我提醒你一下,你上的是夜班。”
  
  “警察同志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
  
  “这也是我想问你的,当天晚上出了什么问题吗?”
  
  “这我哪记得,都过去这么些天了,您能不能给我一些提示。”
  
  韩彬想了想,“那天晚上有没有人邀请你们打麻将或者喝酒一类的?”
  
  韩彬这还是借鉴了殡仪馆的案子。
  
  闫军迟疑了片刻,“您这么一说,我还真想起来了,有一天晚上我们值夜班,我们李老大招呼我们玩斗地主,那天晚上,我们大概玩了两三个小时。只有韦宏喜一个人值班。”
  
  “警察同志,我可是给您说了掏心窝子的话,您可千万别告诉博物馆的领导,要不然肯定把我给开了。”
  
  “你说的李老大是谁?”
  
  “他叫李高原,是保安队的副队长,我们值夜班的时候是他负责。他是老大,他让我们玩牌,我们也不敢不玩呀。”
  
  韩彬在本子上记了一下,“你仔细回忆一下,那晚有没有什么异常?”
  
  闫军沉吟了片刻,“那晚光顾着打牌了,没注意到其他的。”
  
  “你们经常打牌吗?”
  
  “有时候吧。之所以那次记得比较清楚,是因为那晚我赢了不少钱。”
  
  “赢了多少?”
  
  “有二百多块钱吧。”
  
  “谁输了?”
  
  “李老大输了。”闫军说完补充道,“不过,李老大的人品不错,不赖账,我们也愿意跟他玩。”
  
  “李高原也住在你们集体宿舍吗?”
  
  “那没有,李老大是本地人,不跟我们一块住。”
  
  “你知道他的地址吗?”
  
  “这我还真不清楚。”
  
  韩彬皱了皱眉,马景波带人去保安宿舍抓人了,但是这个明显有嫌疑的李高原却不住在宿舍,肯定要扑空了,没准还会走路消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