啃文书库

字:
关灯 护眼
啃文书库 > 龙象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百年之前,百年之后

第一百五十七章 百年之前,百年之后

不想错过《啃文书库》更新?安装啃文书库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先生什么都好,但唯独一点卫骧不喜欢。”公孙秋雨在距离众人三丈之遥处站定了身子,他面带阴桀的笑意,目光戏谑的看着众人,那模样就像是在享受美餐前,戏弄猎物的豺狼。
  “太妇人之仁了!”
  “连卫骧都明白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道理,但先生却在意那些寻常人的生死,这如何成得了大事?”
  “你看,你为了帮助这个家伙,将那魔刀封印,耗尽了自己心力不说,如今没了魔刀,先生这具神魂也到了快油尽灯枯的地步,那先生与先生如此在乎的这位小友不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,任由在下宰割了吗?”
  公孙秋雨这样说着,浑身的煞气涤荡,眸中的笑意在那一瞬间再次变得张狂了起来。
  “魔刀终究还是我的!”
  “大商也终究会重新复兴!”
  看得出,此刻的公孙秋雨浑身所弥漫的气势,比起之前已经弱了不少,但彼消,此更消。
  但随着魔刀被封印,周珏的神魂处于消散边缘,李丹青等人似乎根本没有了与公孙秋雨抗衡的资本。
  意识到这一点的众人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,他们盯着公孙秋雨,虽然都握住各自的刀刃,但眉宇间的阴郁之色却一息浓烈过一息。
  “阿骧。”这时,周珏忽然看向公孙秋雨,轻声言道:“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呢?”
  “光凭一把刀,是不可能复国的。”
  “是先生不敢!但是卫骧敢!有了这把刀,配上这武君之躯,就是驮天的魏阳关我都能斩于马下,这天下谁能拦我!?”公孙秋雨愤怒的大吼道。
  周珏的眸中闪过一道失望之色,他摇了摇头:“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,要得天下,先得民心,商与武阳逐鹿,武阳立朝百年,商已失鹿,荣光难复。你复辟的不是大商,而是你心中的仇与恨。”
  “那总好过如先生这般什么都不做!”公孙秋雨怒吼道。
  “你还是不懂。”周珏在那时有些意兴阑珊。
  “我不需要懂先生的心思!卫骧只做自己要做的事!”公孙秋雨这般说罢,浑身的气势奔涌,漫天的血雨再次被他唤来,滚滚杀机已然布满双眸。
  周珏叹了一口气,他不再与卫骧对话,转头看向李丹青。
  他笑了起来,言道:“小友不是一直问我还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活未有告诉你吗?”
  “周珏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有所隐瞒……”
  “嗯?”听到这话的李丹青一愣,有些困惑。
  “在下确实还有一招,从未告诉过小友,但不是藏私,而是在下不希望小友会有用到此招的机会。”
  周珏说着,他已经变暗的身躯上忽然弥漫出一股强大的气息,但这股气息不是之前那些力量波动,而是……
  剑意。
  最纯粹,也最清澈的剑意。
  “在下领悟的天象剑意,已超出武道,近于神道。”
  “所谓天象之下,皆可为剑,便是这天象剑意之精髓。”
  说着,周珏周身涤荡的剑意愈发的磅礴:“当然,这万物之中,自然也包括自己……”
  “自己?”
  “以己为剑?”李丹青似乎洞悉到了些什么,随着周珏周身剑意的溢出,那缕被周珏灌入李丹青体内的天象剑意似乎也有所感,在那时于李丹青的体内躁动。
  周珏点了点头,笑道:“以己为剑?小友说得很对。”
  “在下这最后一手,便是以己为剑。”
  这话一落,他周身的剑意在那时抵达了顶点,而李丹青体内的那缕天象剑意,也在这时愈发的躁动。
  漫天的血雨在公孙秋雨张狂的笑意中滚滚袭来,周珏面色沉寂,看向那漫天血雨只是轻声言道。
  “此祸由周某弃文从武而始,理应由周某,以身化剑而终……”
  “商灭姬兴,是天道。”
  “人入神道,是逆端。”
  “周某这一生,始终在逆天而行,故天亦负我。”
  “但这最后一剑,周某为天下苍生而出……”
  说着周珏抬头看向穹顶,轻声道。
  “这天。”
  “我周珏不曾负你!”
  那一刻,周珏的身形在那时彻底消散,化作一道白色剑意,卷起阵阵罡风,将地面的尘土与周遭的残垣断壁也尽数吸纳了过来,裹挟在一起,化作一道剑意洪流,直直的杀向涌来的血雨……
  剑意涤荡的光芒压过了血雨腥风,将这宛如炼狱的画戟城照耀得宛如白昼,血光被尽数搅碎,浩大的剑意只是一瞬便撕开了眼前的一切,在公孙秋雨惊恐的注视下,直抵他的眉心……
  李丹青体内躁动剑意,在那一瞬间似有所感,猛然亮起一阵同样耀眼的光芒,李丹青看着那道男人所化的滔天剑意,心神恍惚……
  ……
  一百多年前。
  在世界的中央,有一座雄伟得宛如神人造物的城池。
  它有无数的水榭楼台、雕梁绣户。
  百姓们歌舞升平的声音,从傍晚到晨曦都响彻不绝。
  它有三万学士,坐于太学府中,每日习文论道。
  从民生艰苦,到至理大道,皆有所达,事无巨细。
  它有雄兵百万,猛将如云。
  四海臣服,民心所向,年关之时,上贡的使臣会将整个国都挤得水泄不通。
  它还有一位君王。
  腹有乾坤锦绣,胸怀雄才大略。
  那座城池叫朝歌。
  ……
  一个书生在那一天拜入了太学府,成为了那三万学士之一。
  书生意气风发,常常高谈阔论,口若悬河。
  同僚对他素有轻视,书生郁郁不可得志。
  有一天,书生又在府中言辞犀利,首座终于耐不住性子,当着众人的面斥责了书生,说他纸上谈兵,说他空谈误国。
  也不知是不是因缘际会,那位君王在那天恰好兴致一起,来到了太学府,目睹了这一切,他打断了首座的奚落,他说,仕子就应畅所欲言,君者自会决断,书生误不了国。
  然后他与书生面谈,在最初的紧张之后,书生倒是如往常一般,大舒心中所想。
  书生说,大商天下,太平鼎盛,武德充沛。
  天下武君有三百之数,看似雄伟绮丽,实则却是大商之患。
  大商之天下疆域辽阔,以万里亦难计,但江海之大,亦有极数,天下之大,亦可度量。
  天下之灵气皆来源于二十八座圣山,此便为天下灵气之极数。
  草木生长,万物繁衍,实则都是需要灵气的。
  但武者修行,尤其是达成武君之境,需要消耗的灵力极为庞大,此消彼长,武者兴,则灵气竭。天灾人祸不绝,看似兴盛的大商天下,一旦内乱,武君倒戈,大商便有倾厦之危。
  书生说得口若悬河,但那年轻的君王却始终面带微笑,待书生说罢,方才看向他问道:“那先生可有破局之法?”
  书生以为得了认可,便愈发兴奋道:“两者选其一,一者遏制武道……”
  君王问道:“遏制武道,武君谋反何解?”
  “况且武君何罪?以未来之罪,治当下之臣,非王道,亦非仁道,是致乱之道。”
  书生一愣,又言道:“那就开辟更多的圣山。”
  君王问道:“如何开辟?”
  “用武君……”
  “武君安出?”
  书生顿时沉默,武君吸纳天地灵力而出,千位武君之中也不见得能有一位拥有开辟圣山之能,而天下若是再有武君出世,灵力愈发枯竭,这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。
  年轻的君王在那时起身:“天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,要治世,知危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,要明白自己治世的目的,是为公,还是谋私。”
  “武君兴盛,则灵力枯竭,天起灾患,苦我百姓,先生要治世,是要救百姓于水火,而非穷兵黩武,将百姓卷入其中,如此一来岂非舍本逐末……”
  ……
  书生从那日之后,便很少再见到那位陛下,他的事务繁忙,能抽出时间与他这般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仕子对谈,已是天大的恩赐,书生自然不敢奢望什么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